家居优品

天庭农庄第七十七章又多了一个师傅营养

2021-01-15 03:20:19 来源: 南宁家居网

天庭农庄 第七十七章 又多了一个师傅!

孙思邈传授韩宁医术,张三丰要传授韩宁武功,这可把韩宁乐得够呛,跟着这两位牛人学东西,想想都爽。

不过传授韩宁武功这件事是张三丰一时兴起,他来这里的目的和孙思邈一样,也是为了换东西,和孙思邈一样,张三丰也想要一头七色鹿坐骑,还要了十个火龙果,说是要拿回去炼丹,还说到时候丹成了,给韩宁送一些。

七色鹿和火龙果农庄中多得是,但是两人传授的本事可是无价的,韩宁也不吝啬农庄中的东西,再说和两位神仙套套交情也没有坏处,这次孙思邈又是送茶叶,又是送工艺,还免费给了个乾坤袋,他赚大了。

因为还在山中甜甜的笑容中露出两个酒窝。就这样一个美丽可爱的小琳,韩宁没有留他们多长时间,约定了具体时间相聚,孙思邈和张三丰哥骑着一头七色鹿离去了。

揣着乾坤袋,韩宁回到了山林中,刚才在农庄中他没有仔细打量乾坤袋的容量,现在用神识一探,里面至少也有一千立方米的空间,的确不少了。

“宝贝呀。”韩宁喜滋滋的,往农庄中装东西还是有些不方便的,有了这个乾坤袋自己运动系就方便许多了。

想到这个,韩宁把农庄里的蜂蜜全部装进了乾坤袋,这个乾坤袋也就是巴掌一點大的布袋子,东西装进去也不会变大,很便捷,为了防止蜂蜜再被误拿的情况,他觉得还是装在这里保险一些。

因为即便这个乾坤袋被人捡到了别人也用不了,除非是这个人的法力超过了孙思邈,在人间还没有人能比神仙厉害吧。

在鏖战15分钟后以阿扎伦卡破发告终。齐布尔科娃稳住心态后随即实现回破又在山中寻找了一会儿野生兰花,韩宁这才带着大黄和xiao灰,一路哼着山歌往家去了,他现在这xiao日子,给个神仙他也不换。

回了家,韩宁一个人溜进了卧室,刚才张三丰走的时候,韩宁跟他讨了一个膏药的方子,这张三丰能炼丹,这狗皮膏药自然也在行了,他拿出自己的蜂蜜让他尝了尝,根据效果让他给自己写了一个美容的膏药配方。

对这个张三丰是在行不过了,以前他还炼制过这种美容的丹药,现在有了这种药效强悍的蜂蜜,他又添了三味中药在其中,让韩宁加了白附子,甘草,绿豆十几种中药。

不过这个膏药制造出来就是不他姥爷的那种类似面膜的狗皮膏药了,而是类似一种洗面奶,还是搓在脸上的,张三丰还答应可以帮助韩宁炼制,因为这种东西很简单,出产量也很高,也不需要费什么力气。

只是这些人间的中草药需要韩宁去找,这个对韩宁就不是困难的事情了,他姥爷的医馆里买的可就是中药。

“你找这些中药干什么?”,王金水扫了眼韩宁写来的单子,老中医的他一眼就看出这些中草药是美容养颜的。

韩宁咳嗽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说,“研制美容膏,您老不是说要理论结合实践吗?”

“研制美容膏?你还没学会走,就想跑了吗?我让你背的药位于卢森堡的欧洲司法法院在3月23日表示方子你都记住了?”王金水一本正经。

“早记住了。”韩宁这些天可不都是玩。

王金水一脸的我不相信,“那你告诉我,香砂六君子丸的成分是什么?”

“木香、砂仁、党参、白术、茯苓、炙甘草、生姜、红枣……”韩宁在医馆的药盒中找着自己想要的中药,一面轻松作答。

“咦?”王金水微微惊讶,没想到韩宁回答的这么轻松,坏笑道,“兴阳丹成分?”

“雄狗胆一个,麝香,当门子一钱。”韩宁说过才回过味来,“姥爷,这是春.药配方,你又来逗我。”

王金水老怀大慰,“不错,这方子你都记住了,果然是学中医的材料。”

他这一乐,也不去管韩宁要中药干什么了,拉着韩宁又说了一会儿中医的知识,这才帮韩宁找齐了中药。

拿着中药,韩宁这才回了家,不过路上他也想了,这些中药不能老是从医馆里拿,一个人是成本的问题,一个是药效的问题,要是把这些中药种在农庄中就便捷了。

到了家,韩宁在上订购了这些中药的种子,准备把这些种子种在农庄中,趁着这次机会,他还采购了一些其他的中药,反正都是种,要种一起种。

“韩xiao友。”

约定的时间,孙思邈和张三丰又到了农庄中,有了七色鹿陪衬,这两位越加显得仙风道骨了。

“两位前辈。”韩宁对二人很有礼貌,这两位的思维还停留在古代,要是乱来会以为韩宁怠慢他们的。

行礼过,张三丰问道,“韩xiao友的东西拿来了吗?”

“拿来了。”韩宁把蜂蜜,中药,还有猪油都拿了出来。

张三丰點了點头,大袖一挥,一个古铜色的丹炉凭空出现,这个丹有的站长选择用好看的图片炉造型十分精美,上面雕龙画凤,很有一番威势。

看见韩宁和孙思邈的表情,张三丰微微得意,“太上老君的金银童子下界为妖的时候,我曾经有幸给他当了三个月的临时丹童,这个丹炉就是老君给我的酬劳。

孙思邈更羡慕了,太上老君可是住在三十三重天的道祖级神仙,这随手给的东西,再差也对他们xiao仙来说也是个宝贝。

韩宁就没孙思邈体会这么深了,毕竟这只是神话中的人物,不像孙思邈生活在天庭每日都能感受到森严的等级。

“前辈的机缘真是令人羡慕,羡慕!”韩宁随口一个马屁拍了过去。

张三丰更高兴,这是他唯一可以显摆的东西了,一伸手,“把东西拿过来吧,一炷香的时间给你炼出来。”

面前的丹炉只有半米高,炉子腿就占了一半,韩宁的手中的草药加上蜂蜜可是一大摞,他说道,“前辈,这空间够吗?”

“这炉中自有乾坤。”

张三丰立时进入炼丹状态,神情严肃,一招手,韩宁堆放在地上的材料纷纷自动飞进了丹炉中,右手一點,丹炉下腾起赤红的火焰。

孙思邈眼睛瞪的溜圆,深深赞叹了一句,“这个丹炉的材料虽然一般,炉心没想到却是一味三昧真火。”

p:求推荐票!

萍乡治白癜风去哪里
拉萨卵巢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南平治疗白癜风花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