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攻略

天虹圣主第章相逢仇人营养

2021-01-15 03:19:00 来源: 南宁家居网

天虹圣主 第62章 相逢仇人

第六十位上场的烈火宗外门弟子,是一个美女。酒红色的烫卷发,浓眉大眼,高高的个子婷婷玉立,柔弱美女,仪态万方。一身红色连衣裙,尽显身材曲线,一双黑色高跟鞋,更是有种画龙点睛的感觉。

“快看啊,咱们烈火宗外门弟子中最美的一枝梅上场了,真是太美了,美的让人窒息。”

“咱们烈火宗也是有美女的嘛,还以为叫那五个妖孽都给比下去了呢。咱们的一枝梅也是不遑多让。”

“美女对美女,啊,多么靓丽的一道风景。两个美女的较量,应该会像舞蹈表演那般的好看吧,期待这种情景的发生。”

演武场场的气氛一下子热闹了起来,之前的低沉被冲淡了不少。人们对美的渴望是与生俱来的,男人更是本能的会对美丽的异性有好感。许多自我感觉良好的男性,会锲而不舍的追求大家都看好的美女,最后形成了粉丝团。

就在大家以为,五个妖孽美女采用石头剪刀布决定谁出场的时候,一个帅气的小伙子站了起来,转身对他的小伙伴们说道:“这个人交给我。今天既然碰上了,我和她的恩怨,也该了一下了。”

“兽哥,你已经有漂亮媳妇,这个美女就让给弟兄我吧,我还是单身。”屠浩显然也是看上烈火宗的外门一枝梅了,有点急迫的说道。伊方和韩飞自然也是见过对面那个女人的,他们都白了屠浩一眼,屠浩自知无趣,准备站起来的屁股又坐回了椅子上。

谢大少悄悄的问伊方:“我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三哥似乎对烈火宗的这个弟子恨之入骨一般。他的脸色都变了,我还从未见过伊止如此吓人的脸色。”

“谢大少,此事是三哥的私事。其中的故事说来话长,改天有机会了慢慢给你说。总之,今天谁也别拦着三哥,这一刻他等了好久了。可以说是一个‘一雪前耻’的时刻。”伊方有点卖关子的说道。

一向口无遮拦的伊方,在这件事上也是三缄其口,谢东隐隐感觉到:对面的女人曾经做过人神共愤的事,而且是针对伊止的。谢东也再没说话,仔细的打量着红色连衣裙烈火宗美女弟子。

五个妖孽美女见伊止要出战,也都没有反对。萧雅芝起身,来到伊止旁边。小声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和她之间有什么瓜葛,但是你要注意今天才场合……要不让我来替你教训她,保证给你解气。”

萧雅芝怕伊止红了脸,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那可就不好办了。毕竟这里是人家烈火宗的地盘,实在不是什么解决私人恩怨的好地方。

“雅芝,谢谢你。还是由我自己来处理吧,我曾经发过誓的。放心吧,我会掌握好分寸的。”伊止很明白萧雅芝话中的意思,立刻就宽慰道。他还故意挤了挤眼睛,示意自己情绪正常,行为能力也正常。

萧雅芝看着伊止,呆了一会-巨变,点点头,然后就坐回去了。伊止则来到了比武台中央,和烈火宗外门的一枝梅对面而立,两人相距不到十米的距离。

而此刻观不断优化纳税服务众席上喧闹不已。本来,根据前面比赛的经验,大家都摸清了妖孽们的出战顺序,很多人开始回本了。而这次,伊止横插一杠子,让夹克胖子来了个通吃,他这是狠狠地拉了一把仇恨。

“这小子怎么会事,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了,害老子损失了好多钱。”

“可恶的家伙,我要诅咒他。本来可以回本的,这下又套的更多了,倒是便宜了那个夹克胖子。”

“老弟,十赌九赔,还是少投点钱吧,免得裤衩都输掉了。”

“十赌九赔,我才不信那个邪。九赔,那不是还有一赢呢么,我就是要那个一,一把把本都捞回来。”

“老弟,我话没说完,十赌九赔,还有是一死。赌是会上瘾的,迟早会把命搭上,还是趁早抽手吧。”

“你谁啊你,你以为你是我老子么。会不会聊天,就不能说点吉利的话么。不和你瞎**了,我去下注了。”

演武场中充斥着这种调调的话语。当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知道是哪位先贤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夹克胖子忙了不亦乐乎,本来已经开始赔钱的局面,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的时候。那个人的横空出场,让他赚的盆满钵满,夹克胖子特意多看了几眼场上的这位帅哥,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好久不见,有一年半了吧,你可还认得我!”伊止咬着牙,振振有辞说出了这句话。似乎是两个“老朋友”很久未见的寒暄。但其中包含的痛彻心扉,又有几个人能懂。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伊止不停的提醒自己,这是烈火宗的比武台,要克制,要克制,再克制。对面的一枝梅,早就认出了老熟人。但她却很镇定,在烈火宗的地盘,他敢肯定对方不能把他怎么样。

“我当是什么人呢,原来是你呀。真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眼前的帅哥,竟是老熟人。既然是老熟人,就开个后门吧,让我通过大比武。总之我会报答你的,只要你愿意,肉偿也可以的……”

“啊呸…你恶心到我了,你的内两人感情一直非常稳定。心就不能像你的外表那样干净一点吗?说什么,我都不会放过你的。你抢走了我母亲留给我的唯一遗物,还曾想置我于等等。死地。”伊止厉声说道,打断了一枝梅那种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

“你是说这个吗?这一年半以来,我可一直都是贴身携带的。三哥,其实我是喜欢你的,真的。”一枝梅刘梅霞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指着它问伊止。

伊止听着她的话,咬牙切齿。喜欢这个词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是那么的刺耳,多么好的一个词都被她那肮脏的人玷污了。心灵的肮脏,那是世间的祸害,披着美丽外皮的恶魔。

此刻,伊止只想拿回母亲的遗物,还有就是好好的教训一下她,出一口气。然后不再和她有任何的瓜葛,这一段恩怨拖的时间太久了,久的差一点要让人淡忘了。

武汉男科哪家好
重庆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新生儿胃胀气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