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天神荒芜第十三章为谁白发营养

2021-01-15 03:20:07 来源: 南宁家居网

天神荒芜 第十三章 为谁白发

东方,慢慢的泛起了鱼肚白——太阳仿佛要从海平面,破晓而出。

韩家塔楼上,一身红纱的女子紧紧的盯着东南方天际,疾驰而来的那团青色灵光。

就在那团青色灵光闪现之际,她便一眼认出了来者何人。

“蓝莫文,二十年了,呵呵……你整整避开了我二十年。可今日,你为了你蓝家的血脉,却愿意出现在我的眼前……哈哈!”韩月娥那圆润的脸庞,笑意盎然,只是眼中,却掩藏不住浓浓的伤感。

韩征和一听,布满皱纹的老脸上,从容淡漠,宽慰道:“月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修灵之路,最忌情·爱。而你方渡过锻体期,万万不可动了魂心。”

韩月娥哭丧着脸,那柳叶眉顿时耷拉而下:“父亲,月娥一直进入不了灵巫境中期,也许就是因为过去的这段情愫,动了道心。月娥此生,修灵之路,也只有如此罢了!”

韩征和微微一笑,望着眼前这个端庄的女子,説道:“月娥,一切都是天意!”

此时,蓝莫文已经来到了韩家上空,一身灰袍锦缎,鹤发童颜,青色灵力翅膀微张,双手靠背而立。

他,并没有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失了当年的英气,反而更加的沉稳。

只见他俯视韩家偏院,一眼看到了檐翘上趴着的银袍男子,顿时用魂识窥视很多妈妈都在苦恼给自己的孩子送什么礼物。

片刻后,他松了口气:还好,还活着!

韩月娥见此,嘟了嘟嘴,眼中满是艳羡。不过转而,她的后背也出现了青色的灵力翅膀,飞到蓝莫文的对面,相隔三尺之外。

此时,她杏面桃腮,明眸皓齿,眼中情愫流转。

蓝莫文一见,不禁心中刺痛:月娥,相隔二十年,我们还是再见了,原本,我想躲你一辈子,永不相见。可是,我却不能放任我唯一的孙子,不管啊!

韩月娥看着蓝莫文那完全没有改变的容貌——仅仅除了那一头白发,顿时心中自嘲不已:蓝莫文,你终究还是绝情绝义,进入了灵巫境中期。可是,你究竟是为了谁,白了你的一头长发?

晨曦无风,可是,两个矗立空中的人,却衣衫飘动。

一黑一白的长发,在半空狂舞,仿佛是什么扰乱了他们的三千烦恼丝,欲要纠缠在一起。

“蓝莫文,你怎么会到我韩家来?不是説过,只要有我韩月娥在的地方,你蓝莫文将永不踏入吗?呵呵,难道,你不知道我回了韩家吗?”女子傲慢的问道,打破了尴尬的氛围。尽管她的心,已经为了眼前这个男子,伤了二十年,可是此时,她却一再的告诫自己,不能放低了自己的身份。

“呵呵,韩月娥,我为什么就不能来韩家?更何况,看到我的孙儿伤的如此重,你居然还冷眼旁观!”蓝莫文一甩袖袍,冷漠的看向了对面的女子,眼中充满了怨怼,冷嘲热讽回道——可是他的心,却猛然间开始剧烈的撕痛。

“不説别的,光是你作为蓝溪阁阁主,就不该来我韩家!要知道,蓝溪阁和情缘阁明争暗斗了二十年,而你,……”韩月娥面色冷漠,话语铿锵,可是却突然被噎住了一般,无法启齿。

蓝莫文冷笑道:“就算我是蓝溪阁阁主,你也不能对我孙儿置之不理!难道你想我,为了我孙儿的性命,而和你们情缘阁来个不死不休吗?”

“蓝莫文,你以为你蓝溪阁能够跟我们情缘阁相提并论吗?哼,你太天真了,还跟二十年前,一模一样!”韩月娥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前那个一头黑发的男子,那一颦一笑,那一举一动,都让她为之痴狂——而那个思念了二十年的男子,现在,就站在她自己的三尺之外。

蓝莫文看着对面女子眼中晃动的亮光,本想不再开口,带着蓝阳溪直接离开,可是转而又想:如若忍让,她还会认为自己对她有情,便会继续被情愫所困,不能进阶灵巫境中期。可不能让她同自己当年一般,吃尽苦头。

想到此,蓝莫文不自觉的,看了看自己那翻飞空中的白发,压抑着心中的苦涩,傲慢的説道:“韩月娥,明明天真的人,是你!二十年前,我本就只是想玩玩你,可是,你这个傻丫头,居然动了真情。你明明知道,我儿子跟你都一般年纪,却还对我纠缠不休。二十年过去了,你居然都还自以为是,困在灵巫境初期。哈哈……难道,你对我,时到今日,都还有着爱慕之情吗?”

韩月娥看着蓝莫文满升级元神等级进而为元神进阶脸的嘲讽,耳畔不断的萦绕着句句刺痛心扉的诋毁。顿时,压抑了二十年的情绪,泛滥开来,眼中晶莹闪动。

只见她泪眼朦朦,看着对面那个自己深爱了多年的男子,不停的冷笑。

突然,她捂住了自己的心口,笑着説:“蓝莫文,带着蓝阳溪,滚出我韩家!今日之后,你我再无任何瓜葛。下一次见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説罢,她调动灵气,灵力翅膀飞快的在她身后拍打起来,遁入韩家偏院,将奄奄一息的韩冰抓起,飞回韩家塔楼之上。

报道说在她转身之际,蓝莫文看到一颗晶莹的泪珠,划过身旁。

于是,他立刻伸出了右手,在空中一抓,将那颗晶莹,紧紧的握在了自己的手心。

他微闭双目,摊开了手掌,淡淡的青色灵光,立刻跳跃其上,将韩月娥的泪水,慢慢蒸发,顺着灵光,升腾……

他睁开了眼,望着那慢慢化为虚无的泪水,深吸口气,飞遁而下,抓起昏迷不醒的蓝阳溪,也径直离开。

而此时,在韩家偏院的黑暗处,一身灰袍的韩征名仰望塔楼,见已杳无人迹,顿时对着身后招了招手。

几位蒙面人飞快的冲进了一片狼藉的偏院,慌忙搜索。

不一会儿,他们便将重伤昏迷的韩月娥,花荣,龙剑三人抬了出来,躲进了黑暗的屋墙后。

“老爷,没有发现其他的尸首!”一个蒙面人对着韩征名恭敬一礼。

“如此剧烈的爆炸,怎么可能还有尸体存在。去,给那几人的家属,多发些抚恤金!”韩征名专注的看着自己微微摇晃的食指,眼睛笑开了花。

呵呵,韩冰……?可惜你站错了队,跟错了人。这样的爆炸,就算是不死,也是重伤吧。我看你……怎么去参加情缘阁的选拔。

大哥,你还想你那一脉,独占鳌头吗?呵呵,这一次,可不能如你意。

蒙面人立刻带着其余几人,消失不见……

韩家偏院,没有任何的生机,太阳也终于跳出了浓厚的云层,给此处,带来了一丝丝光明——除了因高墙遮挡,而产生的阴影,这里,依旧只剩黑色的残渣。

(一战之后,情缘阁的选拔只剩九天,重伤的少年少女,能否参加?)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郑州哪家男科医院
西安哪家男科医院
长春卵巢炎治疗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