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大逆之门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这地方是我安争营养

2021-01-15 03:20:37 来源: 南宁家居网

大逆之门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这地方是我安争的

安争怀里抱着那个小男孩,另外一只手在他的后背上轻轻拍了拍:“没事的,妈妈只是给你去找好吃的了,不要哭,一会儿她就会回来接你。”

这时候之前自己先跑出去的孩子的母亲惊叫着跑回来,看到安争抱着她的孩子之后一把抢过来,眼睛都红了。

安争看了那女人一眼,然后摆了摆手:“去把孩子的父亲抓出来打一顿。”

几个天启宗的弟子随即冲出去,虽然也不理解安争为什么要这么做。

安争看了一眼疼的嗷嗷叫的程烟云,又看了看不远处地上躺着的量具尸体,一个是客栈掌柜的,一个是伙计的,两个人的脑袋都已经碎了,尸体躺在那,从脖子里流出来的血把地面染红了一大片。

程烟沙连忙冲过来将程烟云挡在自己后面,朝着安争抱了抱拳。

“真是不好意思,我弟弟精神不太好,惹出了一些麻烦。不管是什么我们都愿意赔偿,只要是我们能拿得出来的,我们都会陪。”

他之前已经看到了安争和程烟云对上的那一脚,程烟云什么实力他清楚的很,安争安然无恙,而程烟云的那只脚上几乎虽有的骨头都碎了,而且澳洲联储(RBA)钱币政策宽松方向以及美国经济数据大概会压抑澳元/美元本周走低……在5月份降息至2%的记录低位后是碎成粉末那样的碎。这样的实力,就算他出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你在说什么大哥。”

程烟云在后面拉了程烟沙一把:“你在和一个凡人说这些?现在你就给我出手杀了这个王八蛋,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的脚被他打伤了吗?如果回到家里父亲问你为什么眼睁睁的看着我被打伤了而不管,你怎么解释!”

“你闭嘴!”

程烟沙狠狠的瞪了程烟云一眼,歉然的对安争笑了笑:“他确实精神有问题。”

安争也笑,只是这笑容看起来格外的冷酷。

“我给你讲个故事。”

安争看着程烟沙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很多年前,那个时候我才刚刚从明法司证物司库房里调出来,接手的第一件安争就是一个小城里,不断的有孩子失踪。后来这些孩子的尸体被找到,好像搭积木一样堆在一个废弃的院子里。当时小城里人心惶惶,都说是小城来了什么变态杀手。”

“我去了之后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找到了凶手,那是一个整个小城的人都知道的精神有问题的家伙,而且还是个半大然后到我们福州当地的几个比较大的分类信息孩子。这孩子平时看到谁都憨憨傻傻的笑,他爹娘也都是那种老实巴交的人,所以在小城里人缘很好。我查到是他的时候,他爹娘说什么都不信,要和我拼命。”

“等后来证据确凿之后问他为什么要杀人,那个傻子说因为那些小孩子都不傻,只有他傻,所以他不喜欢他们。”

安争指了指程烟云:“和你弟弟似乎有些一样吧,他认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仙,所以对于凡人杀了也就杀了,没在药店内什么值得在意的。那个傻子就是这么想的,大家都说我是傻子,别的孩子都不是傻子,不喜欢他们,杀了也就杀了。”

安争道:“我把那个傻子要带走的时候,小城里不少百姓居然都来求情,说他不过是个傻子。就连那个小城的县令都跑来和我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更何况是个傻子,你和一个傻子计较什么?”

安争笑起来:“我真的把那个傻子给放了。”

程烟沙楞了一下,然后意识到安争的意思是可能会把他们放走。

安争道:“现在的场面可能和那个时候不太一样,可是你看看四周......这些百姓们觉得你们是仙宫的人,得罪不起。反正死的也不是自己家里人,为了不给自己招惹祸端,放了就放了。况且,你不是说还要赔偿的吗?那个小城里的百姓也一样,反正死的孩子不是他们家的孩子,一个傻子,计较什么呢。”

程烟沙连忙说道:“我没有敷衍你也没有开玩笑,我真的愿意做出赔偿。两条人命,什么价就是什么价,我不会讨价还价。”

“哦......”

安争看了程烟沙一眼:“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把那个傻子放了吗?”

“为......为什么?”

“因为如果我带回去衙门的话,最终的定罪也不会是让他偿命,因为他真的是个傻子。全城百姓都可以证明他是个真的傻子,就连那些被杀了孩子的爹娘心里大部分可能都觉得是自己孩子倒霉命张莉说不好,怎么会去招惹一个傻子.......带回去,再放了,要求地方眼见看管,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过程。”

安争笑了笑:“所以我把他放了,然后当天夜里回到小城里,把那个傻子在大街上吊死了。”

安争指了指天:“百姓们都说,一定是天道开眼。”

他摊了摊手:“你看,多完美。”

然后他看向程烟云:“但是我不想吊死你,因为那样对你来说死的太舒服了些。”

安争往前迈步:“在我这,没有什么仙宫人间界之分,也没有什么仙人凡人之分。我眼里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作恶者该死。我才不管你是什么傻子,还是什么仙人。”

程烟沙脸色大变:“朋友,我们是仙宫的人,你要为自己考虑。”

安争脚步一停,视线从程烟云身上转移到程烟沙身上:“你再说一个字,我先杀你。”

程烟沙哼了一声,心里的火气也冒了起来:“你真以为我怕你?面子我已经都给你了,你要是自己不知好歹的话,别怪......”

他的话还没说完,安争已经一拳朝着他的脸红了过去。程烟沙脸色一变,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本来就很近了,安争这一拳出的没有丝毫迟疑,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找死!”

程烟沙身子先后退了一步,然后抽刀。

他抽刀的方式很特别,右腿前弓左腿向后,左手扶着刀鞘右手抽刀,动作一气呵成。而且,速度快的难以想象。从他抽刀的动作就看得出来,仅仅是这个抽刀他可能就练过几千次几万次,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被他将威力发挥到了极致。

在他抽刀的一瞬间,一道半月形的刀芒朝着安争劈砍了过去。那刀芒散发着璀璨的光华,势不可挡。

两个人之间实在是太近了,近到刀出鞘刀芒就已经到了安争的面前。

安争抬起手,在刀芒即将切在他脸上的瞬间,恰到好处的伸手一拨......那是锋利无比的刀气,切金断玉甚至可以横斩山脉断流大江,怎么可能被两根手指拨开?可就是被拨开了,安争像是走在一条林荫小道上,迎面而来摆动的柳枝就要扫在脸上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抬起手将柳枝拨开。

刀气横着飞了出去,不远处程烟沙的几个手下瞬间被刀芒切成了碎片。

程烟沙的刀气,杀了程烟沙的手下,而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寻常百姓根本就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别说寻常百姓,就连程烟云都没有看到怎么回事。

程烟沙微微一愣,只是一愣而已,安争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伸手抓住了他的握刀的右手,手捏住手腕一扭,咔嚓一声,那被凡人修行者羡慕的不得了的仙体也抵挡不住。腕骨被折断,手心转了三圈后到了手背的位置,紧跟着就是胳膊拧麻花一样向上转出去,那条胳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绞碎。

程烟沙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被这股奇怪的力量带的转了几个圈,身子砰地一声落在地上。

他很自傲自己的修为,程家在仙宫虽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家族,可在年青一代之中,他知道自己的分量有多重。当初一位上仙点评各大家族的青年才俊还特意提到了他的名字,对他的评语是......术业有专攻。

程烟沙只修刀术,他这么多年来心无旁骛,光是练这一手抽刀术就曾经夜以继日的修行了三十年。仙宫的人寿命都长,他其实已经六十多岁,只是看起来和人间界二十岁的年轻人一样。

然而这一切,在安争面前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他的身子砰地一声落在地上,紧跟着安争的脚就到了。安争一脚揣在程烟沙的胸膛上,砰地一声,胸口就直接瘪下去一个大坑,断裂的肋骨好像重型机枪的子弹一样从他的背后激射出来,诡异的角度打出去又把后面程烟云的两个膝盖骨打碎。

巨大的力度之下,肋骨化作了飞刃,击碎了程烟云的膝盖骨也将那两条腿从膝盖位置斩断。失去了两个小腿的程烟云哀嚎着掉了下去,好像跪下去一样,碎裂的膝盖部位撞在地面上,那种疼痛是无法体会的。

安争一伸手,之前扭断了程烟沙手腕的时候飞起来的那把长刀落在他手心里,这个过程也就是一秒钟而已。

长刀在手,安争双手握着刀柄举刀过头顶,然后那把长刀犹如晴天霹雳一样落下。刀光一闪,长刀从程烟云的脑壳里劈进去,从裆部劈出来。

一刀,两片。

延伸出去的刀芒将程烟云后面几个赶过来支援的仙宫之人劈死,包括几头看起来品级不俗的妖兽。那一刀落下的时候,飓风从安争的身体向外席卷出去,强烈的气场将想要冲过来救援的程烟影震飞了出去。

“仙?”

安争随手将刀扔出去,那长刀啪的一声插在了很远之外的城门旁边的城墙上。

“刀就插在那,这地方是我安争的,坏我的规矩,神来斩神,仙来戮仙。”

湖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拉萨治疗早泄费用
郑州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多少钱
本文标签: